发公告声称被黑客攻击?东方精工到底出了什么事?

时间:2019年05月10日 10:07:27 中财网
  摘要:黑客攻击只是小事,东方精工最大的问题在于子公司失控。

  5月8日晚间,东方精工发布了一则公告《关于子公司普莱德公司服务器遭受黑客攻击的自愿性公告》,获悉全资子公司北京普莱德新能源电池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普莱德”)北京和溧阳的服务器突遭黑客攻击。

  而此时公司正因为年报数据和一家子公司的数据打架而被深交所发了年报问询函,出现巨额差异的原因正是普莱德这家子公司。

  东方精工在2018年年报中称,普莱德未完成2018年的业绩承诺,要求普莱德的原股东补偿业绩约26.45亿元。年报还指出,普莱德与福田汽车宁德时代关联交易有失公允性。

  5月6日,普莱德组织召开业绩真相说明会,声称虽然公司未完成承诺的盈利义务4.23亿元,但是2018年普莱德实现扣非后净利润约3亿元,完成了当年约80%的承诺目标。

  一、黑客攻击?实为影响较小的勒索病毒
  5月9日晚间,公司发布了黑客攻击的后续调查情况:经查,5月5日,本公司共享文档服务器中的部分文件因受到近期普遍存在的勒索病毒GlobeImposter最新型变种攻击,导致个别部门的少量数据被勒索病毒加密。由于本公司信息管理部及时处理和备份措施得当,目前已经消除该病毒的攻击,数据也未受到影响,未发现泄漏情况,同时,本公司ERP、OA等业务服务器均未受到攻破并被安全保护。公司不会因此产生经营风险,且财务数据信息完整。

  勒索病毒是近年来比较流行的一系列病毒,变种非常多,大体思路基本一致,就是将系统中的文件改名,然后留下联系方式和打钱账号(一般是比特币),自称收到钱后就可以恢复。

  实际上这种病毒的技术含量并不高,利用常见的Windows共享文件漏洞传播,并且比较容易修复,价格相对合理,许多专业修复公司的收费标准根据难度从几万到十几万不等。

  不要问表哥为什么对行情这么熟悉,因为表哥手里曾经有几台比较重要的服务器感染了此类病毒,都是泪。

  二、业绩差异是怎么回事?
  据2018年年报,普莱德的营业收入占东方精工合并财务报表营业收入的比重为64%,因此普莱德属于东方精工的重要子公司。

  同一份财务报表,为什么东方精工和普莱德的数据不一致呢?

  据事务所披露,双方的差异主要有三点:一是关联交易定价不公允;二是产品质量保证金计提不充分;三是部分收入缺乏真实性和商业实质。

  报告期内,普莱德对北汽新能源的销售占比达到93.85%;与此同时,对核心供应商宁德时代在电芯采购和BMS采购上的依赖程度也进一步提高,其中,电芯采购占比高达83%,采购金额将近30亿元。

  从某种意义上讲,普莱特是宁德时代和北汽新能源的“马甲”。而宁德时代、北汽集团投资公司又是东方精工的重大股东(持股比例6.2%和6.47%),普莱特和两家公司之间的采购和销售属于关联交易。

  事务所对公司的经营情况进行了严谨的计算,认为由于行业补贴退坡引发的新能源汽车动力电池的销售价格持续下跌,且普莱德重要的商用车客户的进一步流失,在内外因素综合影响下,商用车营业收入占比从2016年的40%下降到2018年的5%左右;商用车毛利率从2016年的23%下降到2018年的9%左右。

  据北汽新能源的一季度业绩快报,一季度公司产量下滑了88%,从另一个层面反映了事务所对普莱德的判断是有道理的。

  三、业绩情况
  东方精工本来是一家从事瓦楞纸机械生产的厂家,并购了意大利的著名瓦楞纸设备生产商。2016年,东方精工上演“蛇吞象”,并购了动力电池厂家普莱特。2017年起,营收开始大幅增加。但是因普莱特业绩未达预期,计提商誉,2018年亏损严重。

  公司亏损的根源,来自3.96亿的资产减值损失,其中普莱特的商誉减值为3.88亿。

  据2018年年报,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为7.22亿。由此可见,公司的正常盈利能力暂时无忧。亏损主要来自对市场判断失误导致的高额商誉,而非经营亏损。

  四、控股子公司失控
  在5月7日公司发布的年报问询函专项说明中,立信事务所详细披露了和普莱德的沟通情况,其中有一条显示出了东方精工对普莱德的实际控制力:2019年3月27日,本所会计师前往普莱德北京总部,计划与普莱德管理层就宁德时代返利事项、关联方交易公允性、产品质量保证金等事项进行当面访谈和沟通,但管理层提出先提供书面访谈沟通问卷,本所会计师于是通过邮件发送了访谈问卷并要求其进行回复,但普莱德管理层拒绝接受访谈以及回复访谈问卷。

  作为东方精工的子公司,竟然拒绝了母公司委托的事务所的访谈。

  表哥曾经和某四大打了十年交道,分子公司拒绝事务所的访谈这种事,是绝对不应该发生的。分子公司管理层的任免权、分子公司绩效的考核权都在母公司,怎么可能不“听话”。

  出现这样的事件,说明东方精工对这家子公司完全失去了控制权。

  对此,东方精工在年报中也做出了说明:2018年,普莱德公司在公司治理方面,存在未遵守公司章程和《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协议》等收购协议要求的情形。例如,该公司未将2018年年度经营计划提交公司董事会审议; 2018年普莱德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管理机构设置发生了多次调整,多名公司重要部门或重要岗位负责人发生了大批量的调整,但该等事项也未提交董事会审议;该公司重要的规章制度的制定和发布均未提交董事会审议。

  对于普莱特这种拒不配合的情况,下一步东方精工左右为难,一方面如果强行委派高管进驻普莱特,很可能导致无法和管理团队有机融合,从而经营一落千丈;另一方面如果放任其发展,普莱特和宁德时代、北汽新能源的关联交易极易演变成关联方利益输送,给东方精工带来损失。

  这非常考验公司管理层的智慧,让我们试目以待。
□ .诗.与.星.空  .华.尔.街.见.闻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