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你还没有意识到,中国最关键的变化已然发生,而你居然是亲历者

时间:2019年03月14日 07:00:53 中财网
  转眼间,贸易战就已持续了一整年。

  这一年,中国不局促也不容易,忙着应付各种状况。但忙乱中,可能反而忽略了最该关注的、最根本的。

  最需要关注的是什么?是一年这个时间,它包含了两个重要信息:
  第一个:地球上数一与数二的大国因为利益“拔刀相向”,这可不是日常的小摩擦,地球上一次发生类似的事是什么时候?

  第二个:苏联解体以后,或者自海湾战争以来,美国解决一个麻烦何曾需要在谈判桌边坐这么久?

  这就是中美大变局的前奏。若干年后,我们也许会意识到,就在2018年,中国跨过了一道“国际日期变更线”。

  走出这一步,过去三十年就是弹指一挥。从此以后,中国观察世界的很多前提、假设都变了,如果执着于过去的经验,国家或个人会被现实闪了腰。

  中美关系已上升为当代世界的中轴。它意味着结构的重组、规则的修正。当然是大面上的。

  于个人而言就是,你能在这种体系性的变化中趋利避害吗?

  1地球多了0.5个超级大国
  过去三十年,中国拼命存钱,拼命买房,美国则一手拼命向中国借钱,一手拼命花钱。虽然都被称为世界经济的火车头,但中国对美国属于“不对称依赖”。

  大家都知道这种关系不可能长期持续,就看什么时候破裂。难道美国过去没注意到贸易不公平吗?当然不是,只是因为中国太弱,美国不在乎,就当是福利了。但现在,美国在乎了。

  一国实力起来了,另一国感觉到威胁,又不愿意分享,于是便有了长达一年的贸易战。

  贸易战,让我们认识到世界的权力结构居然变了。

  权力结构的特征就是稳定,比如冷战时的“两级”就稳了四十多年。再比如,1990年代开始,中国人常用的两个词——多极化和一超多强。

  普通人分不清它们之间的差别,其实它们天生相悖,因为一超多强本质上是单极。但官方心里很清楚,“多极化”多用于描述趋势与希望,讲现实时则用“一超多强”。

  那是美国号令天下的时代,流行的是“历史已经终结”,美国打伊拉克、南斯拉夫、阿富汗,炸利比亚、叙利亚,威逼伊朗、朝鲜、委内瑞拉,至于制裁就更多了,连中国、俄罗斯都是被制裁对象……
  即便最后证明美国错了,这些错误的受害者们还得继续受着。银河号事件……中国不忍也只能忍着。

  这叫“一超”。

  贸易战让中国Super Power的身影突然清晰了。

  称中国为超级大国最早是1970年代的非洲国家。中国很大,曾和联合国军打了平手,还对第三世界大把撒钱——你做的事很像超级大国。

  再然后,2015年前后迎来大爆发。最著名的莫过于白邦瑞的那本《百年马拉松:中国取代美国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秘密战略》。

  在行动上默认中国是超级大国的是欧盟。刚刚,欧盟不无焦虑的提出:不管中美是否达成协议,欧洲的利益都是被牺牲对象。谁能牺牲欧盟利益,不是超级大国还能是什么?

  虽然中国绝不承认,虽然很多人感觉中国还差一点,但很多国家,包括美国都开始按这个新标准调整相应战略。

  只有一个超级大国的世界,和有1.5个超级大国的世界当然大不同。

  2“中美关系坏也坏不到哪里”过时了
  过去,我们讲历史,会用美苏关系作为叙事主线,但2018年起,会有更多的人用中美关系作为主线。

  今后,中美关系的好坏将决定世界的氛围是友好、合作,还是冲突、对抗。

  回顾1945年至今的中美关系,大致经历了这些阶段:
  盟友-敌人-非敌非友-友好的非盟国-意识形态敌人-伙伴兼竞争对象-对手-挑战者
  其实从强化中国是“意识形态敌人”的时候起,中美关系有了走下坡路的意思。克林顿第二任期时,美国对华奉行“参与与扩展”战略,中国究竟是不是“敌人”已经进入讨论议程。

  过去的二十年,美国对中国的各种负面情绪一直在慢慢累积,到特朗普时爆发出来,既可以叫从量变到质变,也可以讲是机缘巧合。

  比如,我们讲中美关系变糟了,一个原因是美国精英对中国的整体认识发生了变化。

  前文提到的白邦瑞就是典型。这老兄中美建交前力主中美接近,后奉命维护中美联合国联络通道,为中美建交立过功,但二十年后,直接变成对华鹰派,特朗普称他是“中国问题的最高权威”。

  未必是白邦瑞的研究如何了得,而是美国现在的政治气氛需要他。

  还有,看一下这张照片。

  美国财长姆努钦、商务部长罗斯、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白宫贸易顾问纳瓦罗(从左至右),哪一届美国政府能集中这么多鹰派,让罗斯居然都仿佛鸽派。

  作为“一超”,你的职责就是提供公共产品的,让伙伴、弱国占便宜。但现在中国不弱了,也不是美国盟友,对中国该怎么办?

  西方政治哲学深受善恶二元论影响,简单说就是民主是需要敌人的。一旦融入不了这个体系,那就可能是敌人。偏偏你还强大了,那么现实主义的逻辑“挑战者”最适合你。

  一旦被视为“挑战者”,冲突与对抗就将会显著提升。“中美关系坏也坏不到哪去”的判断就可能过时了。

  彭斯那个被称为新冷战的讲话是一个信号。未来中美关系会有一系列波折,事实上美国在中国底线问题上一系列擦边球、小动作已经开始了。

  幸好美苏非理性对抗殷鉴不远,再加上中美之间羁绊太多,所以不会表现得那么冷酷。

  3下一个增长极是东南亚
  格局性的调整,意味着新的增长极。

  增长极一般指的是经济连续多年保持高增长的国家,它们一般都在大国的政治、经济的直接辐射范围内。

  现在滑入中等收入陷阱之前的南美国家,东亚的日本、韩国等等都曾经是世界经济的增长极。

  另外二战结束初期,西欧、东欧各国的经济增长率也很高。联邦德国一度平均增长率超过10%,至于东欧国家由于起点低,增长率更是吓人。

  中国不但是增长极,还因为国家的体量,甚至成了世界经济的“火车头”。

  这些增长极几乎都借了国际格局调整的大势。

  冷战对峙的前沿国家就不用说了,两制和平竞争下,“小弟好大哥才好”。

  中国改革开放同样得益于国际大环境的改善,“联美反霸”是当年的大战略。

  那么“1.5超”的格局出现,目前来看利好东南亚。东南亚成为中美必争之地,相信各种优惠、扶持都会接踵而至。

  而且,东南亚自身基础不错。早在1970年代就迎来过一个起飞良机,但那一波产业转移最终只成就了新加坡,半个泰国、半个马来西亚,现在的东南亚或许将会迎来更大的一波产业转移。

  而经济起飞阶段最容易造就增长极,也最容易积累财富。

  从近几年的数据看,东南亚好几个国家的经济增长都保持在了7%左右,这或许就是一良好的预兆。

  4中国朋友圈的新玩法
  中国早就声言“永远不做超级大国”,但很可惜,国际上赋予一个国家特定的角色很多时候不看你怎么说,而是各自的感觉与想象。

  意思是:你说你不会像美国那样做事,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觉的你未来某一天说不定会。

  就像保尔森在新加坡讲的“美国人越来越相信中国是一个同一级别的竞争者,在推行有敌意的政策,并对美国构成战略挑战”。

  虽然当代世界不再是原始丛林,但很多时候,仅仅因为你大,距离近,就足以让人担心。

  解决之道就是朋友圈了,就是让别人有机会搭你的便车。说白了就是通过让利加扶持,让别人心甘情愿地接受你对自己角色的设定,接受你的游戏规则。虽然,国人对此可能有怨气,但这就是国际关系的玩法。

  事实上,不知道是不是巧合,中国很早就在这么做了。

  比如人民币国际化,组建亚投行;再比如一带一路倡议,还有中非论坛,参与东盟峰会。当然,政治朋友圈有点难。

  在“朋友圈”里,搁置争议与共同发展将成为主要特色,所以在未来相当长时间里,只要不是涉及到核心利益的挑衅,愿意参与中国朋友圈的国家将会得到相当大的实惠。

  这个圈主要集中在中国周边、东南亚以及遥远的非洲。

  而“朋友圈”外的国家也都将成为争取的对象,比如欧洲各国。当然对于甘当带头大哥马前卒的角色,比如澳大利亚,遭到迎头痛击也不要觉得意外。不过,由于这些国家政策反转容易,所以不要因此诧异中国的政策反转也会很快。

  至于“1.5超”,这是一个世界上从无先例可循的格局,中国与美国恐怕都要慢慢学习如何彼此相处,摩擦会比从前多,有些可能还称得上激烈,不过,只要中美之间的纠葛还在——每年四五千亿的进出口额、大量的投资、产业互补、文化交流,只要它们没有下定决心掀桌子,那么这个世界的主题将依然是和平与发展。

  于个人而言,最大的机会当然在朋友圈内。(微.信.公.众.号.海.外.掘.金)
  中财网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