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行窝案曝光!女行长为前夫违规放贷超亿元 7600多万未收回

时间:2019年01月06日 15:23:51 中财网
  违规给前夫放贷1.26亿,还帮助其管理公司,这一支行行长被判8年。

  近日,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及下属水西门支行违法放贷窝案二审尘埃落定。经审查,周群在担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水西门支行行长期间,伙同其他三名员工,通过“打擦边球”“形式合规”等方式,向其前夫家族公司违规放贷,数额特别巨大,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

  最终,江苏南京市中级人民法院以违法发放贷款罪,判处周群8年,并处罚金10万元;判处朱守卫2年10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牛鑫2年8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胡立文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并处罚金5万元。

  据悉,该4名员工总共向周群前夫实控的8家公司,违规发放贷款合计1.26亿元。目前上述贷款本金总计7600余万元未收回。

  违规放贷1.26亿,4位银行员工被判刑
  一名支行行长,两名客户经理,再加上分行的授信管理部总经理,4人组成的银行员工违规放贷窝案就形成了。

  2014年6月至2015年10月,周群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水西门支行行长。事情发生在2015年上半年。

  2015年1月至6月,周群在明知南京华特尔材料公司、江苏雄国景盛石材公司、南京欧杭建材公司、南京合春全装饰建材公司、南京优奇建材公司、南京典范建材装饰公司、南京全凯建材公司、中建联设备租赁公司等不符合授信贷款条件下,仍安排支行客户经理办理授信贷款手续,故意不履行行长审查、审批职责,向8家企业违法发放贷款7668万元。

  朱守卫、牛鑫则是此次案件的涉事客户经理,受支行行长周群安排和影响,在主办的上述公司授信贷款业务调查、审批环节中,未严格审查借款人借款用途、偿还能力,也未严格审查担保人偿还能力、质押商票的价值以及实现质权的可行性,出具部分内容失实的贷款调查报告。其中,朱守卫参与违法发放贷款3780万元,牛鑫涉及违法发放贷款3888万元。

  在此次贷款发放中,担任评审官角色的胡立文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2015年4月至6月,胡立文时任广发银行南京分行小企业授信管理部总经理,事先同意周群提出的“打擦边球”、“形式合规”的贷款担保方式,在授信贷款审批过程中未严格审查,涉及违法发放贷款4968万元。

  2015年10月,上述8家公司中的5家在贷款到期后归还了本息,但又在同一授信期限内贷款4950万元。也即,该4名员工总共向8家公司,违规发放贷款合计1.26亿元。目前上述贷款本金总计7600余万元未收回。

  2016年10月,周群、牛鑫、朱守卫、胡立文分别被抓获归案。

  一审法院认为,周群、朱守卫、牛鑫、胡立文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数额特别巨大,其行为均已构成违法发放贷款罪。分别判处周群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10万元;判处朱守卫有期徒刑2年10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牛鑫有期徒刑2年8个月,并处罚金3万元;判处胡立文有期徒刑3年,缓刑4年,并处罚金5万元。

  一审后,周群不服上诉,2018年末,二审法院作出终审判决,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前夫被通缉,助其管理公司还违规放贷
  事实上,上述涉案的8家公司(南京华特尔材料公司、江苏雄国景盛石材公司、南京欧杭建材公司、南京合春全装饰建材公司、南京优奇建材公司、南京典范建材装饰公司、南京全凯建材公司、中建联设备租赁公司),都是同一套人马,在同一个地方经营,公司的法人大多是挂名。背后的实控人,则指向周群的前夫,庄亚宏。

  周群与庄亚宏2007年结婚,2009年离婚。2014年建材市场不景气,庄亚宏和其家族实控的公司亏损严重,没有任何业务开展。据周群供述,2014年下半年,庄亚宏被淮南警方通缉。之后,她开始频繁出入庄亚宏公司。

  据证人证言,2014年10月前后,周群到公司开了员工大会,开始管理庄亚宏实际控制的公司,资金使用、报销需周群批复才能执行。员工们都默认她是领导。

  一方面帮助前夫管理公司,另一方面又是广发银行南京分行水西门支行行长。这为公司度过危机,获得贷款提供了极大的便利。

  判决书显示,周群安排上述8家公司到广发银行贷款,安排公司财务人员提供财务报表,如果企业资产负债表、损益表不符合贷款条件,再派人修改。由于贷款公司和周群熟悉,客户经理在贷款审批时,放松了审查,没有实际上门调查,也没有核实签字人员真实身份。

  值得注意的是,其中全凯、合春全、欧杭、优奇、典范5家公司为商票质押担保贷款,由卓雅工程公司担保。看似上了双重保障,却打了擦边球。商票质押需要“双额度管理”,即对出票企业做授信调查,审批前,周全提出央企不会提供材料,胡立文表示至少要做成形式合规。之后,周群安排卓雅工程公司作为担保企业,而该企业没有实际担保能力。

  随后在实际审核中,风险经理向胡立文提出要去担保公司实地考察,胡立文称他了解企业情况,可以不用去;对于出票人实际调查,胡立文也说这是续授信,主担保方式是保证,商票质押是追加担保,可以不用去。风险经理在写授信审批时,提出出票企业在银行需有授信额度,胡立文在签字时说小企业没办法做到那么规范,便把内容在批复中删除。

  内控是如何失效的?
  据悉,广发银行的小企业贷款首先要为企业做授信额度,企业应提供工商、税务资料、财务报表、交易流水、发票。客户经理要亲见企业提供的原件,留取复印件,并由主办客户经理签字。

  客户经理要对企业经营、财务状况分析,确认公司资金需求,同时评估还款能力,形成调查报告。

  报告提交支行负责人审批,负责人必须与企业实际控制人面谈,审批同意后报分行小企业授信管理部风险经理审查,最后报小企业评审官终审。

  对于商票质押的贷款,出票人要先获得广发银行授信额度,信贷人员要去验票,然后办理入库,对担保企业也要实际调查企业经营、财务状况,进行财务分析。

  事实上,在此次案件中,各个环节均未审批到位,银行内控失效。

  2017年末,“侨兴债”事件水落石出,因开具假保函,广发银行总行、惠州分行及其他分支机构被合计罚没7.22亿元,创下国内银行业史上的最大罚单纪录。

  而在2018年,据报道,去年9月,广发银行东莞分行石排支行理财经理叶晃校涉嫌利用诈骗客户购买理财等方式诈骗1700多万元,后因其炒股亏损至50万。

  去年5月,广发银行东莞分行方某贪污公款48.4万元,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四年。经法院审理查明,方某在担任广发银行东莞分行计划财务部总经理期间,利用职务之便,多次虚构营销费用等支出,指示报账员为其申请支出,报销套现相应款项到其个人账户,供其个人支配使用。这一案件在2008年7月至2009年9月期间发生,而广发银行监察部发现此事则是在2014年,之间相差5年之久,且是在调查其他案件时,由方某主动交代,事后方某归还了违法所得。然而更让人不解的是,直到2017年,方某才向检察院自首。

  据财经网粗略统计,2018年,广发银行因内控管理失效接受的罚单金额就有1100万元之多,较2017年呈大幅上升态势。仅去年自7月1日至9月中旬的两个多月,广发银行就收到监管层的12张罚单,涉及广发银行9家分行,处罚金额共725万元。根据公告,广发银行违法违规主要集中在贷款、票据业务上。
  .证.券.时.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