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举措防止基建“大水漫灌”

时间:2018年11月07日 06:00:00 中财网
  中国证券报:随着稳投资政策的陆续出台,有人担心基建领域是否会迎来一轮“大水漫灌”,这种担心是否必要?地方政府整体杠杆率是否有进一步上升的风险?

  黄剑辉:今年以来投资增速持续下行,其主要拖累来自基建投资。基建投资是发挥经济逆周期调节作用的主要手段,对稳增长具有直接效果,因此中央发出了明确的稳基建投资信号。

  基建投资资金主要来自财政资金和地方举债,这对地方政府而言是个考验,确实存在杠杆率上升的可能。不过,总体而言,地方政府加杠杆的空间有限,一是由于当前地方政府债券发行规模有严格的限额控制,二是中央对地方政府隐性债务监管仍然保持高压态势。

  为避免基建领域的“大水漫灌”和地方政府债务风险上升,应从以下几个层面发力补短板:一是提高基建投资的精准性和有效性,筛选基建项目进行重点支持,不搞新一轮强刺激,重点支持深度贫困地区与中西部地区的交通、水利、生态等领域重大工程项目;二是继续坚定推进地方政府隐性债务风险化解;三是对当前基建投资增速回落适当提高宽容度,重点优化投资结构,提高投资质量;四是加快地方政府专项债券资金拨付,促进专项债资金尽早在基建投资中发挥使用效益;五是大力挖掘民间资本空间,吸引更多民间资本进入基建领域。

  中国证券报:由投资和消费组成的内需,成为当前中国经济稳增长的重要支撑。除了投资以外,对于国内的消费市场增长形势,如何判断其长期潜力与短期瓶颈?

  黄剑辉:消费在经济增长中发挥着不可或缺的基础性作用,今年上半年对GDP的贡献率甚至高达78.5%。只要最终消费不失速,经济基本面就不会恶化。

  从长期来看,我国有全球最多的人口,因而也有全球最大的消费市场,老百姓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将会持续推进排浪式的消费升级过程,特别是随着“90后”“00后”成为消费主体,居民消费倾向将进一步提升,从而进一步扩大这个市场的深度和广度,使其成为经济发展的稳定器和压舱石。

  从短期来看,消费市场的拓展还面临着一定的瓶颈。其原因包括:一是居民收入增速放缓。今年以来,城乡居民实际收入增速已经下降至GDP增速以下,从而会影响到居民支出扩大。二是家庭部门杠杆率上升制约可支配收入增长。家庭部门杠杆率已经超过50%,虽然尚未影响资产负债表,但对于现今流量表和损益表影响已开始显现。三是制约消费扩大和升级的体制机制障碍仍然突出。如重点领域消费市场还不能有效满足居民多层次多样化的消费需求,监管体制还不适应消费新业态、新模式的迅速发展,质量和标准体系仍滞后于消费提质扩容需要,信用体系和消费者权益保护机制尚未有效发挥作用等。
  .中.国.证.券.报
各版头条
pop up description layer